栏目导航
○新闻动态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029-89305858
总部地址: 西安市雁塔区富鱼路双旗寨工业园58号
当前位置:人人彩票 > ○新闻动态 >
美国想退出万国邮政联盟 跨境电商成本或上涨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8-10-24

(原标题:美国官宣 启动退出万国邮政联盟程序 跨境包裹成本或上升)

美国想退出万国邮政联盟 跨境电商成本或上涨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每经记者 王星平 实习编辑 王丽娜

继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(TPP)、巴黎气候协定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……后,美国再一次启动“退群”模式。

美国白宫17日宣布,美国即日起启动退出万国邮政联盟的程序。

万国邮政联盟成立于1874年,是一个协调各国邮政政策的联合国机构,总部设在瑞士首都伯尔尼,宗旨是促进、组织和改善国际邮政业务,并向成员提供可能的邮政技术援助。

尽管此前美国已有多次“退群”行为,但此次消息一出,跨境电商行业哗然。“这对我国跨境电商行业影响很大,会使得跨境企业成本提高不少。”贯铄企业CEO、快递专家赵小敏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这也是贸易战进入C端的表现。

记者发现,消息公布后不少业内人士也纷纷在朋友圈发表类似的观点。行业分析人士林智勇在朋友圈发表观点认为,美国此举将对中国跨境电商企业有直接影响,如果不出意外,之后可能会有多国跟进。

美国为何又要“退群”?

之所以美国想要退出该联盟,主要是因为美国认为该联盟当前的“终端费”政策对其不公。据悉,美国白宫两名匿名高级官员在当天的记者吹风会上称,万国邮政联盟当前的“终端费”政策对美国不公平,全球多国都在国际邮件计费问题上“占美国的便宜”。

白宫在随后发表的声明中说,美国国务院将向万国邮政联盟发函通知美国的决定。未来一年内,美国将在万国邮政联盟内部就新规则进行双边或多边谈判;如不能达成协议,美国将退出万国邮政联盟。

声明同时说,不管协商结果如何,美国将在“现实允许的情况下”尽早开始实施美方自定的“终端费”费率,实施日期不会晚于2020年1月1日。

事实上,早在今年8月,特朗普就曾签署指令,他指示美国邮政总局取消国际邮政折扣,并通过万国邮政联盟重新谈判国际邮政费用,阻止外国商品低成本地涌入美国。对此,万国邮政联盟于当月27日发布声明回应称万国邮联的192个成员国将就国际邮政补偿模式,以及国际邮政相关的服务、海关和安全规则等展开讨论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,美国方面所指的“终端费”,是指向外国邮政收取的本国投递的国际邮件的处理费用。也就是说,当一个包裹从A国寄往B国,A国邮政需要给B国邮政支付终端费。

据了解,这一“终端费”的定价采取的是普通民主原则,所以这个终端费的制定并不反映各个国家的经济状况,而是反应普遍意愿。在过往的历史中,发达国家以支持发展中国家的国际交流为原则,也长期同意将终端费保持在较低水平。

如今,美国因不满这一费用想要“退群”,林智勇认为,这不是一个好的信号。人人彩票他表示,如果万国邮联不改革,各国可能就会开始站队,根据自己的需要来设定费率。像中、英、德等收益国家将试图维持有利地位,而其它较小国家对现有邮费结构不满,就会仿效美国纷纷“退群”。

跨境行业成本或上涨

而之所以美国“退群”,会让中国的跨境行业焦虑不已,是因为在当下国际邮件中,网购商品是主要的运输产品。赵小敏认为,美国此举,更多是针对于中国跨境电商,而这也是贸易战进入C端的表现。

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,在国际邮件中一直享受较低的终端费。同时,中国又是一个互联网商业大国,中国占据了巨大的世界市场份额。而美国恰好就是中国电商的最大买家之一。2018年,中国电商在美销售额已经达到了800亿美元左右。

业内人士指出,美国“退群”意味着日后去往美国的小件包裹邮费又得涨价,变相提高美国商品竞争力。而中国的EMS快递和邮政国际小包业务或将受到不小的影响。

这一观点也得到了赵小敏的认同。据赵小敏介绍,在万国邮政联盟体系下,有一条全球邮寄的信函通道,该通道原本主要是为寄送信函设定,运输费用相对较低。由于这条通道主要以重量来计费,这使得很多小商家打“擦边球”通过该通道来运输小件包裹,只要在设定重量范围内,商品皆可以低价运往各国,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小商品可以打出“全球包邮”的口号。

此外,赵小敏表示,美国这一举动不仅对小商家有影响,对不少涉及跨境业务的上市公司也有所影响。

“快递企业业务量增长快,是相对其他行业,而跟自身过往对比是直线下滑的。资本市场看预期,所以股价和估值都在往下拉。在这种情况下,美国此举将会让这些企业在跨境业务上受阻,资本对企业的好感也就会加速消失。”赵小敏说。

消息发布后,涉及跨境业务的中概股股价似乎也有所反应。阿里巴巴跌0.98%、中通快递跌逾4.20%,创下近四周来最大跌幅,京东跌3.86%。今天A股早盘,顺丰控股股价下跌2.26%,申通快递早盘跌幅一度超过4%,但随后收窄至1.26%。

那么,如何应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冲击?赵小敏表示,跨境企业可以尝试多与国际性公司合作,在这种涉及多国利益,且文化冲突较少的方式下,跨境企业发展业务可能会更顺畅。

王凤枝 本文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:王凤枝_NT2541